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万法无咎_ 第四十八章 临机小试 返璞归醇-

时间:2020-12-24 12:3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巡山校尉小说万法无咎 第四十八章 临机小试 返璞归醇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归无咎牵着黄希音小手,直驾一道遁光西向,约莫一个时辰之后,扑面而来的景致传来几分熟悉——师徒二人,终于三临故地。

    半始宗山门。

    受邀观光的各大妖族,凡是路途迢远者皆依从圣教祖庭布置,借其传送法阵与阴阳洞天而行。不过圣教祖庭却并未“请客请进门”,将所邀各部妖族一口气载入会场;反倒是在阴阳洞天两端相距数万、数十万里处设下了小传送阵。

    最后一程,止步于此。

    这趋向终点的最后一段路,由各大妖族自行。若要临时安置据点,也一切由你。

    如此做派,既是安人之心的手段,又暗暗符合圣教祖庭分别窥伺游说、各个击破的纵横之法,的是两全其美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对于归无咎也是一桩便利。原本众目睽睽之下,如何由赤魅族中潜回隐宗,还要使些手段。如今待圣教从复机等辞别之后,归无咎却可以大大方方与申屠鸿等人道别,怡然返回山门。

    作为距离阴阳洞天决战场所最近的一处据点,今日的半始宗,自然成为了前沿重地。归无咎不久前自来书之中已然得知,除却姚纯、孤邑、路艰、越湘、箜荷诸位上真之外,更有芈道尊与乙道尊化身镇压,观其玄数,趋吉凶而备不测,以保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距岛尚有数百里远近,归无咎凝神细望,却未能察觉出此地一丝一毫的异象来。各山麓水泊之间,依旧流动着清晰活泼的气息。那些对于大界变局一无所知的半始宗低辈弟子,依旧倦游山水,悠然自得,与当年归无咎携黄希音来此出游时别无二致。

    归无咎正留神观察,面前忽地已出现一个人影,凝然肃立。此人气象跳脱之余却又匿去一切生机,全然不似活人,倒像是身畔平白多出一朵孤云。

    荀申。

    黄希音拍了拍手,清脆道:“荀师叔。”

    荀申一贯气象深藏,不假辞色。但是对黄希音却是一个例外,呵呵一笑道:“黄师侄且先去殿中休息。我与你师父说两句话。”说着随手一摆,袖间抖出一方锦帕,迎风涨作四五丈大。

    若是依照一般礼节,黄希音自当回首问询恩师的意见。

    不过她心思十分通透,又信得过自家师父与荀申之间的默契。闻言嘻嘻一笑,径直转身轻跃,立在锦帕之上。

    那锦帕暗藏灵性,一旦载人,转了三圈之后,飘然落下。遁及百余丈之后,便忽地无影无踪,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归无咎原本惊讶于荀申的突然出现。此刻仔细一辨,果然半始宗山门似松实紧,远远望去人物景象一切如故,实则早已暗中布下了极高明的结界法阵,归无咎明明已经深入其中,但以他感应之明锐,竟也未能察出端倪。

    自然这也是因为这道结界对他并无威胁,故而无法触动心兆。

    荀申依旧是质直朴素的话术:“暂别经年,不如试上一手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心中一动,道:“请。”

    荀申微笑颔首,但身躯却由站姿转为盘膝虚浮,宛如行功入定一般结跏趺坐。同时大袖一抖,九道金光一现,呈三三之势。

    归无咎定睛一望,那九道光华,其实皆为实体。

    前三枚如弓如弧,乃是三柄柳叶弯刀;中三枚冷艳逼人,形如短矢,乃是三柄小剑;最后三枚如同大叶飘浮在空,是三枚不规则七边形的“方盘”。三者无一例外,皆有上品“真祭器”的品质,只是形貌规模略小而已。

    归无咎心中纳罕,他虽迈入元婴境,功行又有大进。但是面对荀申的巧变构思,依旧不敢掉以轻心。原本抖擞精神,试上一试荀申的新手段。没想到今日荀申的斗战风格,与既往所见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正思量间,荀申神驭九兵,已是朝着归无咎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归无咎调运双剑,从容攻守。

    二人周遭十余里范围内,飞星踊跃,剑光如虹,各自一触即收,留有无穷余味;但总观攻势而言,却又宛如蛛网一般愈收愈紧。

    斗了一刻,归无咎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以荀申神意法力之充沛,这等品阶的法宝,休说九件,就是九十件,一起运使也毫不为难。而他之所以盘坐虚空,几乎放弃了近身之防御,一意心神固守,显然并非无因。

    这九枚法宝,显是暗合本土文明中号称“三三合九,九九归真”的《上玄》一脉推演之法,敷衍成阵。其中变化之数,何止数十数百万。故虽只是九兵,但若要运使不失,非得全神贯注不可。

    所以眼前比斗,看着花哨,其实最是质朴不过,和二人纯以法力高下正面硬撼异曲同工;不同之处在于,所比试的并非法力,而是算路。

    只是归无咎始终坚信,如此比斗,并非荀申一贯之路数。故而始终心意机警,犹如活水,未有须臾松懈。只是那正面九兵的繁复攻击,同样要消耗他大量心神投入其中,同样轻忽不得。归无咎不愿以规模压人,一时不免陷入两难。

    好在归无咎尚有最后的倚仗,所以也不虞有失。

    果然,百余息之后,就在九兵已运使到至为繁复的“六变”之后,归无咎心识之中一道意念划过。

    归无咎微微一笑,也未吝啬手段,直接使一个“空蕴念剑”的法门,朝着东北方侧身处击去。

    可那处明明空空如也,不着一物。

    然而数息之后,那一处平地惊雷,忽地传来一连串连环崩响。却有藏匿于暗处的一物,忽地显形,奔逐如电。其势之迅烈,若非提前加以防备,就算能够匆忙躲过,势必也会十分狼狈,处于手忙脚乱的境地。

    待那似虚非实的暗手被空蕴念剑击得粉碎,归无咎依稀看见,似乎是一柄经由秘法祭炼的木剑,擅能收隐匿密击之术。

    归无咎,荀申,不约而同地同时住手。

    荀申面上闪过一丝讶异,道:“归兄能够破解这一式,本不算出乎预料;只是这破解的方法,却出乎荀某意料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却并未正面回答,凝神思虑半晌,反问道:“何解?”

    荀申微笑道:“最后那一记木剑,乃是本门‘九二炼兵法’所祭炼,也算是一门潜匿攻击的神异法兵。近年来本门几位上真于此道又有心得,故而锻炼之术,威能之著,亦随之水涨船高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如何能够分神二用操控此宝。说穿了也不堪一提。原是本门中一门二三流的秘术,暂能分裂神魂一线以为阴神,足以操控好预先算定的布置。荀某三四载之前偶然翻阅经籍,觉得这一术十分有趣,倒是可堪一用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诧然道: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荀申笑道:“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思索一阵,又皱眉道:“此等分神秘术,似于根基有损。”

    荀申坦然颔首道:“归兄所见不错。不过只消损失在可堪承受的范围之内,通达权变,也无不可。更何况,也有补救之法。”

    归无咎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今日荀申所使用的手段,乃是最原始的“正兵相合、奇兵致胜”之道;论繁复精妙,远非二人铨道会上交手时所动用的“龙蛇”、“忘川”、“凌人”诸神通可比;说是十分粗陋简略,也不为过贬之词。但是仔细推演,这看“粗陋”的法子,竟也难以抓到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“三三流演”的《上玄》一脉,本就是不亚于“阴阳卦法”的推演之道,终归是要正面接住的,没有推敲余地;而那分神秘术,纵然似有后患,为求全高明之士所不取,但是到底能够在某一个瞬间,实现神意操演突破极限的效果。

    若是正视其后患,将其宽容接纳,未尝不是打开了一片新天地?

    细细想来,若非《金花玉蒂玄珠妙法》前知三十六息的本领,这看似粗陋的一式,归无咎所倚仗的,也唯有心念警兆、强者运强而已,到了危机加身的一瞬,以空蕴念剑硬接。

    又或者将真正成婴之后的法力神意尽数爆发,以规模制胜;那同样不难。

    但如此一来,这场比斗也就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。从前的荀申,并非一意钻营道术精微而忽略具体细节之人。相反,荀申一贯讲究形上下之相合。既有“兵仙人”之名,怎会不知兵形势、兵权谋、兵阴阳、兵技巧的统一?

    但是彼时的荀申,到底隐隐约约有一个执念,那就是在定要在机巧算路上胜人一筹,方为全胜,所以但有所施,无不是极天下之工,惊才绝艳的妙法。与之相比,今日之荀申,真真是彻上彻下、彻内彻外,愈发通透了。

    对于修道之人而言,“返璞归真”四字,人人心向往之,但其实知易行难;没有近道之境的水磨工夫,罕有人能将这四字加诸己身。

    而今日荀申,却近之矣。

    归无咎又打量了一眼荀申之气象,果然察觉到一丝细微变化。原本荀申气象之中冷厉与冲和之间的反差,又不知不觉化去大半。不由颔首道:“荀兄可谓是同等修为之下,天下第一的实战家。二十三位,终非定数。”

    对于归无咎的称许,荀申却并未谦让,只一笑道:“昨日圣教祖庭一方又有讯息传来。眼下几位上真皆在殿中等候。荀某一时技痒,自作主张,先与归兄试试手。倒是劳诸位上真久候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正北方空空如也处,蓦然现出一个吞吐踊跃、宛如泉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归无咎一挑眉,道:“既是事不宜迟。荀兄请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两道遁光,一先一后,纵入半始宗大殿正上方,泉眼显现的方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如上一更所说。按新作息时间试操作一周,感觉良好。那就这样定下了。自今天起,《万法》每天早上一更。做完之后,再弄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